美媒:沙拉成美国食物中毒重要来源
时间:2018-05-13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  点击量:

  参考消息网5月11日报道 美媒称,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官员仍在与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一起调查2006年以来最大规模多州疫情中被大肠杆菌污染的长叶生菜的来源。截至5月9日,在美国29个州有149人患病,其中加利福尼亚州有1人死亡。在所有这些病例中,有一半患者已经住院。

  据美国沃克斯网站5月9日报道,随着预切和袋装绿色蔬菜的销售量快速增长,有一件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:它们现在成为美国食物中毒现象的最常见原因之一。

  2013年,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对1998年至2008年间发生的食物中毒病例进行的分析发现,叶类蔬菜——包括凉拌生菜及类似的蔬菜——导致的中毒病例几乎占所有食物中毒病例的1/4。这一致病比例高出其他任何食物产品,包括奶制品和禽肉类。

  叶类蔬菜同时也是造成与食物中毒相关的住院情况的第二常见原因。

  报道称,如今人们直接进食的新鲜农产品比几年前更多了。这意味着接触水果和蔬菜中可能存在的病原体的风险更大了。在《华盛顿邮报》一篇有关此次大肠杆菌疫情暴发的报道中,加利福尼亚州一名16岁患者因食用已被污染的生菜而患病,这名患者为了更加健康每天都吃蔬菜沙拉。

  报道称,人们也倾向于生吃大部分瓜果蔬菜。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食品安全研究人员米歇尔·杰伊-拉塞尔说,这意味着,“消费者跳过了通过烹饪杀死可能存在于食物中的细菌这个步骤”。

  优质蔬菜有了“电子身份证”

  12月6日,高青县前赵村居民赵桂兰在合作社大棚内采摘茄子。近日,山东高青县鲁青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引进质量追溯系统,采用二维码技术,为出产的优质蔬菜配上了“电子身份证”。消费者只要扫描二维码就可对合作社产品进行全程查询,动态了解田间管理、用肥用药、采摘、包装等信息。目前,合作社优质蔬菜种植面积已经达到300亩,可吸收农村富余劳动力350人。新华社记者 朱峥 摄

  12月6日,高青县前赵村居民赵雪瑛(左)、柴裕路(右)在合作社蔬菜大棚内采摘茄子。

  12月6日,高青县田镇居民李爱芸(前)在合作社黄瓜大棚内劳作。

  12月6日,合作社员工王凯在展示用于质量追溯的二维码标识。

  12月6日,合作社员工王凯为出售的黄瓜贴上质量追溯二维码标识。

  (2017-12-07 06:45:02)

  亚洲最大水果蔬菜展近日开幕

  人民网香港9月4日电 (记者张庆波)一年一度的亚洲国际水果蔬菜展览会将于9月6日至8日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举行。记者4日从展览会新闻发布上获悉,今年将有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65位参展商参加展览,展出面积大幅提升30%,预期将吸引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个买家和贸易专家前来参观和洽谈合作。

  据了解,此次展会将推出超甜南瓜、巨型蓝莓等大量新颖产品,新鲜食品行业的多个最新包装技术、消毒系统、分选平台、配送模式也将集中亮相。主办方介绍说,这次“水果盛宴”规模超前、质量可期,将让更多新鲜果蔬品牌亮出风采、获得商机。

  (2017-09-04 18:36:56)

  普通蔬菜花点钱贴牌价格就涨10倍?——健康蔬菜认证链条追踪

  新华社济南8月10日电 题:普通蔬菜花点钱贴牌价格就涨10倍?——健康蔬菜认证链条追踪

  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邵琨、张志龙、王阳

  目前,在很多城市的大型超市中,除了普通散装蔬菜,往往都有品牌蔬菜的销售专区。与普通蔬菜大量堆放销售不同,这些蔬菜多以2个洋葱、3根黄瓜、4个辣椒等的小包装为主,且贴有“无公害”“绿色”“有机”的标签。

  贴牌蔬菜的价格比普通蔬菜价格高数倍,其中有机蔬菜的价格更高达10倍左右。但是,有业内人士透露,这些蔬菜中的“贵族”有的名不符实,其实就是普通蔬菜,其中有机蔬菜的合格率甚至不到一成。

  健康蔬菜价格虽高,但农户和企业利润并不高

  7月30日,记者在济南市山水大润发超市看到,普通散装西红柿售价每斤1.99元,贴了“绿色”标签的某品牌西红柿每斤售价14.8元;散装黄瓜每斤2.3元,带着品牌和“绿色”标签的每斤售价6.8元。而在电商平台上,某品牌有机西红柿网络销售价每斤25元,价格是普通西红柿的10多倍。

  超市卖的绿色、有机蔬菜价格虽高,但菜农的收入并没有增加多少。

  山东省青州市何官镇戴楼村是蔬菜种植集中区,菜农刘冠军曾给某品牌绿色蔬菜供过货。他说,绿色蔬菜对农药残留标准、质量要求很高,每批都要抽检。为满足供货要求,得做防虫网、用生物农药,花费时间增加很多。算下来,每亩黄瓜成本要增加500多元,产量却低1000斤左右。

  经营高端蔬菜的企业也感到获利不大。

  优渥有机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慈润宇说,为经营有机蔬菜,公司对拿来的土地在前3年什么都没种,而是把豆粕埋下去,慢慢把地“养起来”,以达到有机的土壤标准要求。“从开始做有机蔬菜到现在已经6年了,每年都在亏损,我们作好了亏损8年的准备。”

  山东燎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爱红说,以绿色黄瓜为例,为了让菜农有积极性,公司收购价比市场价每斤高2毛钱,再加上分拣、贴牌、包膜、损耗等,每斤成本至少增加1元。此外,还有企业员工工资、物流运输、超市导购员工资等费用。

  寿光菜农之家联合社理事长朱在军说,在超市这个环节,销售成本一下子提高了。一些超市的进门抽成费高达20%,而且按品类收入场费,结算时间长达半个多月。

  “绿色蔬菜的销量仅是普通蔬菜的十分之一左右。蔬菜卖不了就烂,按价格计算,回款率能超过70%就已经很好了。”李爱红说。

  李爱红说:“不用农药、化肥,人力成本大大提高。真正的有机蔬菜,价格为普通蔬菜的数倍甚至10倍才能保本。”

  除了成本和市场问题,最让绿色蔬菜经营者苦恼的,是这个高端蔬菜市场中鱼龙混杂,假冒丛生。一些商家用普通菜仿冒绿色、有机菜,导致大量以次充好的产品进入市场,甚至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。

  一位绿色蔬菜经销商说,有些生产普通蔬菜的公司并没有进行认证,但也模仿绿色蔬菜的包装,外观非常相似。“我们卖多少钱他们也卖多少钱,消费者误以为都是一样的。”他说。

  山东邹平县君晖农场负责人崔大有经营有机农业8年,曾和济南、淄博等地的知名酒店、饭店合作。“他们用了几次有机菜,觉得确实好,但觉得成本高后边就不用了,可继续冒充我们的品牌。”崔大有说,他在外地也曾看到打着其企业旗号的蔬菜在销售,但一看并非是他们生产的。

  仿冒时有发生,证书花钱就能办

  据了解,无公害、绿色、有机三种蔬菜的标准不同。无公害是允许使用农药和化肥,但不能用高毒、高残留农药;绿色是从无公害向有机发展的一种过渡产品;有机的标准要求最高,不仅生产加工过程中禁止使用农药、化肥等,还对土壤、水质等周边种植环境有严格要求,被认为是纯天然、无污染、安全营养的食品,几乎成为健康的代名词。

  虽然价格较高,但是,随着绿色消费理念的深入人心,高端健康蔬菜越来越受到百姓欢迎。

  根据农业部统计数据,自1990年启动绿色食品工程以来,目前,全国绿色食品企业已超过1万家,产品接近2.5万个,基地面积近2亿亩,部分产品已占主要农产品总量的5%至8%。自2003年农业系统有机农产品认证启动以来,全国认证企业接近1000家,产品接近4000个,且数量还在增加。

  那么,贴着各种认证标签的蔬菜是否货真价实?

  多位从事蔬菜生产经营的企业负责人说,市场上真正达到有机标准的蔬菜,能有一成就不错了。“证书代办都商业化运作了,花钱就能办。”一位企业负责人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有机证书的认证机构有中绿华夏、五洲等多家。网上一些代理公司称,可以代办这些机构的证书,办理周期为两个月到半年不等。

  记者联系到一家代理公司。业务员称,办理中绿华夏的有机认证需2.6万元,其他的1.8万元。当被问到“用化肥、农药会不会无法通过审核”时,这名业务人员称,“检查的时候现场不要有这些东西,产品检测不出问题就可以了”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产品检测环节也有空隙可钻。根据办证流程,现场审核完后,检查员会现场开具农残、重金属等项目检测。然后再由被检验人自己把样品邮寄到北京的一家实验室检测,缴纳检测费。

  业务员提醒说,因为是自行送检,所以尽量挑选没问题的产品邮寄到检测中心,一般都能顺利通过。中绿华夏的认证比较难通过,如果生产的蔬菜是比较频繁使用农药化肥的话,可以进行其他单位的认证。

  按照相关规定,有机蔬菜的种植基地周边不能有垃圾场、化工厂等污染源。但这名业务人员说,在村里种植的一般都可以,距离多远没有明确要求,最低要求是“看不见”,其他的都可以操作。

  多名蔬菜生产商说,即使有了有机证书,产品也很难真正达到有机的品质。按照标准,用一次化肥农药就不能称为是有机。但是,技术人员不可能天天盯着合作社和农户,检验人员也不可能一天24小时在大棚里蹲守。“质量主要靠生产企业和农户自律。”一位生产商说。

  提升绿色认证公信力,建立企业可追溯体系

 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加快提升国内绿色、有机农产品认证的权威性和影响力,将提升绿色食品品牌公信力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
  如何解决普通蔬菜冒充绿色、有机等高端蔬菜销售的现象?农业专家表示,认证机构设置门槛较低、认证行为缺乏监管等原因,导致一些认证机构不专业、不负责。认证审批后,限于人员和精力等原因,证后监督也不到位。

 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清杰说,目前,国内各种食品认证主要是基地认证而非产品认证,认证行业发育畸形。蔬菜的交易数量大、频次多,而生产主体组织化程度不高,规模小,监管起来困难很大。

  专家提出以下建议:公开认证企业的信息,接受政府和公众的监督;提高认证企业资质门槛,建立专业化队伍;在认证过程中引入第三方监督。

  农业部总畜牧师马爱国曾公开表示,要将绿色食品、有机农产品质量抽检纳入各地例行监测、执法抽查、风险评估监测范围。坚决打击标志侵权、假冒以及不规范用标等现象和行为。据悉,2016年,我国共取消了110个绿色食品产品的标志使用权。

  朱在军说:“企业要生产高品质农产品,就要建立生产、品牌维护、销售全程可追溯的封闭体系。”

  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农经分团副团长刘同理建议,管理部门对生产基地应加强在线监控,减少贴牌假冒。此外,要加大蔬菜的检测力度,并把结果向消费者公开。

  实际上,仅从外观和口感方面,一般消费者很难区别蔬菜到底是普通还是绿色、有机的。李爱红提醒,购买蔬菜时不要只看外观包装,还要仔细看标签上的内容,一些卖高价但并没有“绿色”“有机”标识的,肯定是仿冒的高端蔬菜。

  (2017-08-10 15:51:03)

  武汉市江汉区25家集贸市场蔬菜农残快检室全部建成

  人民网武汉8月4日电 (金雨蒙)昨日,从武汉市江汉区食药监局获知,目前,该区25家集贸市场已全部建成快检室,每日公示蔬菜检测结果,确保辖区群众蔬菜食用安全。

  据了解,江汉区把集贸市场蔬菜农残快检室建设当做为民办实事,按照少花钱、多办事、办实事、办好事的要求,统筹规划、统一安排,多次与市场主办方协商、做工作,动员他们拿出独立空间建设快检室。

  今年以来,该区食药监局在去年已建成12家集贸市场蔬菜农残快检室的基础上,先后累计投入资金21万元,严格按照有场地、有设备、有人员、有制度、有记录、有公示牌的“六有”标准,统一建成13家农贸市场快检室。同时,该局又投入4万元,为农贸市场和超市免费更换农残速测仪17台、提供速测酶片4万片、更换农残检测公示牌10块、发放检测记录本36本。

  “目前,全区集贸市场的快检室全部可以投入使用。”江汉区食药监局负责人介绍,集贸市场作为食品供应链的源头,交易量多、消费量大、影响面广,直接关系着千家万户的身体健康与幸福安康,是食品安全监管的重点与难点。建立农贸市场食品快检室,对入场食用农产品进行快筛快检,及时分析检测结果,强化市场准入关,努力使第一道准入关口烙上“安全印”,通过市场倒逼,能有效构建从田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链。

  (2017-08-04 09:32:57)

  潜艇兵的生活洗澡吃蔬菜很奢侈

  中新网7月26日电(记者 张尼)床板宽度不足五十公分、舱内平均温度高达30多摄氏度、一周只能洗一次澡……这些在常人看来难以忍受的生存环境,恰恰是潜艇兵们出海时要面对的常态,在坚守军人职责的同时,他们也在承受着巨大的身心压力。

  “八一”建军节来临前夕,记者走进有着“大洋黑洞”之称的海军372潜艇,亲自体验了一把艰苦的“水下生活”。

  床板宽度不足五十公分

  进入潜艇内部,记者的第一感觉是“压抑”。

  狭小的舱室内布满了各种仪表、阀件,在迷宫一样的通道里穿梭,时不时需要侧身、猫腰,而官兵们的休息室更可以用“憋屈”来形容。

  普通士兵睡觉的床铺像迷你版的火车卧铺,分为上中下三层,每层之间的间隙都很窄,床板宽度也不足五十公分,上床必须要小心翼翼地“钻”进去,人躺在床上就像被夹进三明治一样,没有挪动的空间,更不可能在床上坐直。

  另外,因为潜艇兵实行轮班值更制度,为了高效利用空间,通常是三名战士共用两张床铺,而当艇上人员出现“超编”情况时,有些战士会直接在自己值班的舱内就地铺个简易床铺睡觉。

  柴油机舱温度超过40℃

  潜艇出海处于密闭状态,所以空气属于内部循环,里面夹杂着上百种的有毒有害气体。普通人在艇内待上半个小时就会被熏得头晕脑胀。而对于潜艇兵来说,远航时他们最长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超过一个月。

  除了污浊的空气,潜艇兵们还要忍受着艇内的高温环境。

  一位艇员向记者介绍说,通常潜艇内部的温度都超过30摄氏度,有时候能达到34摄氏度。

  潜艇运行时,柴油机舱内的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,如同蒸笼一般,人在里面不一会儿就会大汗淋漓。在这种环境里,值班的艇员们,每一个班次要工作长达5、6个小时。

  洗澡、吃蔬菜都很奢侈

  出海时,洗澡对于潜艇兵们来说成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。

  由于艇上的淡水非常宝贵,因此艇员们的洗澡频率要进行严格控制。通常是一周一次,而每个人洗澡的时间只能控制在3到5分钟内。

  除此之外,对于执行远航任务的潜艇兵们来说,吃上新鲜水果和蔬菜也是很困难的。因为冰箱不能长期保存蔬菜,所以在出海远航的后期,官兵们只能吃包括罐头制品在内的易保存食品。

  “每一次出海都是对身体的巨大消耗,上岸后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修整才能缓过来。”一位在372潜艇上服役多年的老兵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最难熬的是寂寞

  相比于恶劣的生活条件,对于很多潜艇兵来说,心理上的挑战更为严峻。

  在航海期间,潜艇上的官兵们不能使用电子设备和网络,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,唯一与他们相伴的是会议室的一台电视机,那里面也只能播放提前下载好的电影。

  为了调整心理状态,官兵们还想出了“龙宫运动会”这样的娱乐项目——即在狭小的艇内空间里举行握力器、俯卧撑等体育比赛。

  但对于不少官兵来说,在工作任务繁重的情况下,他们甚至连这些娱乐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“长时间处于密闭、狭小的空间里,对人的生理和心理都是巨大挑战,潜艇兵必须有过硬的心理素质。”楼擎云评价说,作为一个潜艇兵,必须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不光要能忍受艇上的高强度工作,更要能耐得住深海航行的寂寞,只有这样才算合格的潜艇兵。

  

  对于海军来说,潜艇部队一直都是海战场的重要突击力量,是不可或缺的“深海利剑”。

  但潜艇兵却是最沉默的兵种——他们驻守在黑暗狭小的“铁罐子”里,下潜至深海,时刻静默地注视着海防情况的同时,还要面对随时威胁全艇人员生命安全的复杂情况。

  和水面舰队不同,潜艇兵们一向来去无声,所到之处没有鲜花、没有热烈的欢迎仪式,甚至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、做了什么。

  然而,这只神秘的部队却承担着为祖国守护“水下长城”的重要任务。

  在372潜艇上,有不少老兵和潜艇打了超过20多年的交道。他们常年忍受着极端的生存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,不少人曾经遇到过重大险情,与死神“擦肩而过”。

  但当被问及是否想过离开潜艇,换一个轻松一点的岗位时,很多老兵摇头说“不想、舍不得”。他们对于潜艇有着割舍不掉的感情,更把守护国家安全当作自己的使命。

  在建军节来临之际,让我们向这些沉默的深海英雄致敬!(完)

  (2017-07-26 13:08:44)

上一篇:为什么药片颜色各异?原来都和有效成分有关系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02-2016 www.cbtys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365bet的备用网址
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2030649号-1